十二 11

Docker 传奇之 dotCloud

2010年,几个大胡子年轻人在旧金山成立了一家做 PaaS 平台的公司,起名为「dotCloud」,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微软的「DotNet」。 dotCloud 主要是基于 PaaS 平台为开发者或开发商提供技术服务。什么是 PaaS 呢?PaaS 的全称是 Platform as a Service,也就是平台即服务,这个概念在2010年热的一塌糊涂,直到现在也没凉下来。举个例子来说,传统的软件产品开发一般是这样的: 1、确定产品定位和需求,确定首次迭代的范围。 2、制作界面原型。 3、技术选型,然后根据技术选型为每个开发者搭建开发环境和技术栈,例如 Java 环境、Python 环境、Ruby 环境、数据库、中间件等等。 4、构建基础技术框架和服务,包括日志、存储、消息、缓存、搜索、数据源、集群扩展等等。 5、模拟用户容量,构建测试环境。 6、开始编写真正的业务代码,实现产品功能。 7 … Continue reading

十一 24

程序员如何选择技术方向

最近写了「当程序员老去」「程序员真正的价值」两篇文章,传播甚广,今天是第三篇:「程序员如何选择技术方向」,史称「程序员三部曲」。 那之前写的几篇程序员文章算什么呢?算前传吧。以后再写程序员文章算什么呢?算后记吧。 2008年秋天的一个午后,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我面前这个长长的写字桌上,桌子对面坐的是一个瘦小的程序员,他的名字叫小明,小明有些茫然,他看着我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程序员都是很严谨的,我不得不首先发出一个 System Call: 你在客户现场这半年做什么工作? 写单元测试。 还有呢? 没了,就一直写 JUnit。 别人也写单元测试么? 没人愿意写单元测试,只有我写。 …… 你为什么想来研究院呢? 我想写一些真正的程序。 什么是真正的程序? 比如 Java,比如面向对象编程,你总要写一些类和各种各样的方法,而不是一直写 Test Case。 好的,沿着这个楼梯上三楼,那里有一 … Continue reading

十一 12

程序员真正的价值

问:池老师,我是个不爱互动的人,但是您所有的文章我都看了,非常感谢您的引导,我入手了人生第一台 MBP。现在问题来了,但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解答,只能求助于您了,如果您有时间的话。问题是这样的:我有个32bit unix file(开启一个服务进程),在 Mac 上执行时错误提示是:exec format error,但是在 Linux 服务器却可以执行,为何?Mac 上有可以运行的方案吗?期待您的回复,不胜感激。 答:Linux 和 OS X 是不同的操作系统,可以尝试在 OS X 里重新编译这个文件。 问:非常感谢!如果没有文件源码是不是就只能认命了? 答:可以在 Mac 上装 Docker,然后对服务进行端口映射就可以了。 答:茅塞顿开。谢池老师。 以上是我和一位读者的对话,这位小伙子在拿到答案之后像一缕烟尘一样消失无踪,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。 在微信上加了很多 MacTalk 的读者之 … Continue reading

十一 03

当程序员老去

程序员将代码注入生命去打造互联网的浪潮之巅,当有一天他们老了,会走向那里,会做些什么? 很多年以后,在我60岁的那天早晨,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,先去公园晨练,然后回来做早餐(50岁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),送完外孙上学,刚好8点。由于北京从2020年开始单双月限行了,这个月是单月,所以只能挤地铁。人一如既往的多,一小伙子要给我让座,看了看他的小身板,我说不用,你也是干 IT 的吧,今天咱们都是程序员。 来到公司,墙上那条新贴上去的刺眼规定总是让我很不舒服:所有的服务器端语言必须使用 Come,移动端语言使用 Swallow,还在使用 Java、C、Go 和 Swift 语言写程序的,罚款500元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学会几门新语言,工作了四十年,我已经用过一百多种编程语言了…… 上午十点,00后 Team Leader 跑过来告诉我,池大大,新上线的智能手表操控 UI 是您老做的吗?好像出了点问题 … Continue reading

22

iPhone 6 Plus,大无可大

以前不写 Mac 的时候,有读者过来问:卖桃君,咱就不能写写 Mac?连续写了几天 Mac,又有读者过来问:卖桃君,天天说 Mac,我没有 Mac 怎么办? 好吧,今天就写写 iPhone。 我的 iPhone 6 Plus 是10月16号拿到的,订购的过程非常艰难,完全可以用「前途是光明的,过程是曲折的」来形容。订购初期我们动用了广州的美女社长、杭州的帅哥产品经理,准备直接进攻香港。此举遭到了黄牛军队的强烈狙击,未果。然后又试图从苹果福利社和微博小闷处暗渡陈仓,失败。多次尝试之后,我们重新展开世界地图,目光炯炯,沿着上海一路向东,终于锁定了东瀛日本。日本不是有我们一位造 CPU 的帅博士卧底么?人家可是翻译过《CPU自制入门》这么高大上的书,难道还搞不定两台 Plus 么? 果然,博士一出手就知有没有,两台 Plus 立马下定,一看发货日期,3-4周,我了个擦。终于,十月上旬,在千呼万唤 … Continue reading

10

世界总会变得更好,我想

今年祖国母亲的生日过得波澜壮阔。早在节日之前,各行各业的朋友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准备提前庆生。香港人民的行为更加激进一些,他们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公正公开的拿到 iPhone6的「选购票」,很早就开始聚集在一起搞活动,一直持续到今天。对于这种行为,我个人觉得是件挺好的事。你看我车迟国臣民,虽然六十五年前就开始持币待购,但时至今日,iPhone6 的毛都没见过,别说是「票」了。 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当下的生活,但我们的下一代不一定会习惯。我们买不到的「iPhone」,看着对岸的兄弟用用也好。「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,而那里有一撞就碎的鸡蛋,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」。我想。 这里并不是要写一个「风起云涌」的故事,我只想在长假中和大家唠唠家常。 每年的国庆长假我都会选择回老家陪父母,作为一个老金牛,我总是固执的遵守着一些自己定义的规则,国庆回家算是其一。父母这一代人,生于忧患,长于苦难,前半生经历了战争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