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

晓说不小

这几天微信公众平台的文章审核慢的令人发指,让人慨叹难道这是要过慢生活了么?难道全中国网民都开始写微信平台了么?一小撮不明真相的读者还发来微信,说为毛这两天都凌晨发送,您改夜猫子了?这真是天大的冤情,以至于周五北京要迎来再次降温(这个寒冷的北京之春)。要怨就怨伟大的审查制度,要恨就恨媒体的自我阉割。 最近这段时间利用上下班的时间,把高晓松的《晓说》第一季全部听了一遍,晓说虽小,但格局很大,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下,有心人可以去找mp3听一遍,涨见识不费电。 作为一个典型的70后,高晓松这个人我当然是在听了《同桌的年》,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,《白衣飘飘的年代》等等校园民谣之后才熟知的,当时的感觉是此子才华横溢但恃才傲物,歌里表达的是内向伤感,外在却神采飞扬。后来才知道这位兄弟端得是根正苗红,外公张维是深圳大学的创办者、中国工程院、科学院两院院士;外婆陆士嘉中国著名的流体力学家、教育家;舅舅张克潜是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