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

博客时代和 RSS 资源共享

昨天和几位十几年前一起打拼的小伙伴聚了聚,见面以后发现胖的胖光的光,执手相看泪眼,近视的近视老花的老花。在喝茅台品红酒吃辣子的同时,一边讨论国计民生,一边手拉手膝促膝一起回顾那青春燃烧的岁月……一直烧到了晚上10点多,小火苗才熄灭,到家后11点多了,于是就木有推送了…… 记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,岁月把你过去的时光压缩成碎片,并为之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尘埃,当你匆匆前行的时候,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碎片的。一旦疲累了想回头看看,你轻轻抹去这些灰尘,碎片就会复原并重现鲜活的过去,你会发现,青春岁月和飞扬的理想,一直都在那里…… 在博客横行的年代,多少人在自己的签名档上增加了 Blogger 标签,此签一出,不管写的内容是什么,顿现高大上,低奢涵。十年倏忽而过,愿意为自己贴上 Blogger 标签的已经寥寥无几。 为何写作难以坚持?因为人在写作的时候都是孤独的,这一点和编程不同,很少有文章或文学作品是多人协 … Continue reading

10

写作与编程

最近断断续续读了很多技术之外的书籍,包括钟阿城、王小波、王朔、刘震云的作品,还有那些老翻译家王道乾、查良铮、黄锦炎的译作《情人》《青铜骑士》《百年孤独》等,看着这些优秀的文学作品、顶尖的文字,它们和《Unix高级环境编程》《数学之美》《HTTP 权威指南》这样的「技术干货」静静的躺在那里,我时常感觉到困惑:编程诚可贵,码字价不高,若为梦想故,两者都不能抛! Paul Graham 在《黑客与画家》中描述了黑客与画家的相同之处(意译): 计算机和绘画看似截然不同,计算机冰冷、精确而井然有序,绘画狂热、畅想和欲望表达。但黑客与画家却有很多共同之处,他们都是创作者,本质上不做研究,而试图做出优秀的作品,当然过程中可能会发明出一些新的艺术形式或编程语言。 在阅读这么多文字和代码之后,我逐渐领会到Graham想表达的一些东西,这当然不是万物滋长天人合一的奥妙,而是文字和代码的相通之处,它们都在表达这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