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

日记——程序员的烦恼

前天(2014年1月7日,阴,据说有人在延庆看到了几片雪花) 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写了三千字,写完后已至凌晨。古人云,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写完三千字之后我找到了这种感觉,又读了 N 遍,改了 N 遍,终于沉沉睡去。醒来后再读,发现自己被感动了。这一点充分证实了,Mac 君依然在写作的道路上狂飙突进,以一个二把刀的身份。希望在下个阶段,Mac 君能够从二把刀转变为一个合格的工匠。 这三千字,暂时还不能发。 昨天(2014年1月8日,晴,大风吹) 我开了一天的会,会议从早上9点持续到晚上7点,期间吃了一碗面。参会的每个人似乎都发言了,但我忘了他们说了些什么。我自己也发言了,我也忘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。似乎做了很多决定和决策,又似乎什么都没定下来。我很疲惫。晚上回到家想写点什么,打开微信后台看到有个叫麻花的兄弟在吟唱:强哥,发个文章看看吧,火车上睡不着啊。我心想,难道睡不着也要强哥哄吗?多大岁数 … Continue reading

06

池建强:我的人生元编程(图灵访谈)

2013年11月份我在图灵办公室接受了一次访谈,访谈的内容是我个人成长过程中经历的一些人和事,包括我的一些决定和思考。那次访谈聊了有四个多小时,访谈录音整理出来后超过了一万字。初稿发给我之后,我又做了一些微调,对我没说清楚的和疏忽的地方进行了查漏补缺。文章基本上是口语化的,保持了采访稿的结构和原貌。 整篇文章纳入了图灵社区电子杂志《码农》第九期的人物专题,也发表在了图灵社区上 因为访谈主题和 MacTalk 相关,所以在文章正式发表一个月后,也收入 macshuo.com 网站,是为记。 Yes, I can “整个车间只有一台电脑,每天吃完饭,我就回到车间,把公司的硬盘拆下来,把我自己的装上。每天我都在那里,开一盏灯,拿一本书。” 你是怎么开始学计算机的? 以前看过一本叫《异类》的书,书里说大部分计算机大师都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,比如史蒂夫•乔布斯,史蒂夫•沃兹,比尔•盖茨,保罗•艾伦 … Continue reading

02

自由软件和开源协议

我在Linus 系列的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了系统调用,有读者问,System Call(系统调用)和 Library Function(库函数)到底有什么区别呢?我在这简单回答一下。 操作系统的进程空间分为内核空间和用户空间,不同的空间需要不同的执行权限。其中系统调用运行在内核空间,库函数运行在用户空间。系统调用是通向操作系统本身的接口,面向设备驱动程序和硬件,属于底层调用,一般不具备可移植性。库函数是更高层次的接口,面向应用开发,通过执行系统调用满足应用软件的需求,并降低系统开销。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问题,大家可以想象一个场景:你和你的小伙伴被空投到敌占区,抵达目标后,你通过对讲机呼叫小伙伴: 「土豆土豆,我是地瓜,请掩护我!」 「土豆收到,土豆收到,可我特么种你前头了,怎么掩护你啊?」 这种类型的通信,可以看作是库函数调用。 等摸清楚了敌人的军火库坐标,想干掉它得申请硬件资源,这时候就要呼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