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

我为什么不希望苹果公司倒掉?

截止到今天,苹果公司的股价报收于102.13美元,市值突破了6000亿美元,达到6115亿。时隔两年,苹果再次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,比全球市值第二大的埃克森美孚公司高出了30%。 在后乔布斯时代,苹果的股价曾经一度跌去三分之一,很多互联网分析师和金融专家开始唱衰苹果,市场上一片悲鸣之声。甚至有人认为苹果已成往事,就像微软一样,6000亿永不重来。适时很多朋友问我的看法,我说,第一,咱自己的公司还处于有上顿没下顿的年代,就不用太操心现金堆积如山的苹果的未来了。第二,如果操心,那也是因为咱是苹果产品的用户,就我个人对苹果公司的了解,以苹果在技术和产品设计上的经年积累,以及庞大而稳定的产品生态圈和用户群,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,苹果会一直处于科技领域的风口浪尖,顶尖尖的公司里,苹果该有一席之地。咱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,还是回去把今天测出来的 bug 改了吧,对了,别引入新的 bug 哦。 很多人知 … Continue reading

18

云端的信息协作

人和动物根本的区别之一就是,人类把讯息传递这事弄的越来越高级了。 信息论之父克劳德·香农说过,通信的基本问题是,在某一点精确地或近似地复现在另一点所获取的信息。这些讯息往往都带有意义。这句话传递的信息有两个,首先信息必须要进行传递,其次信息应该是有意义的,没意义的信息会导致通信过程也失去含义。 早期的非洲人用「会说话的鼓」来进行信息传递。不过酷爱音乐的非洲兄弟从来不会好好说话,他们用鼓点表达「回家」的时候会敲出「让你的脚沿着去时的路返回」这样的节奏。想表达「别害怕」时,他们会敲打出「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请把它放回原处」。现在想想这种讲话方式还是挺崩溃的,如果在丛林中被虎狼追咬,敌人打杀,估计鼓语还没敲完,人已经分分钟挂了。当然,现代人也没好到哪去,现在平庸的影视编剧创造出了更为矫情的语言,比如: 「这新置的床柔软舒适,弹性十足,小憩片刻原是再好不过。虽说日上三杆,若得温柔梦乡,倒也不负了这 … Continue reading

17

我在大学里学到的几件事

昨天下午,一位身在农村的家长读者给我发来语音微信:请问一个三流大学的学生,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该重点读什么书?做那些事?才能对日后走上社会参加工作有用?农村供一个大学生不容易,我们只是希望他毕业后能够自食其力,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。

微信一连发了几条,内容大致如此。第一次收到家长为孩子问的问题,我没敢怠慢,很快就回复了:首先把必要的基础课学好,比如数学、数据结构、算法等。然后学习一两种编程语言,深入学习,并做一些实战的项目或软件。除此之外,多读一些人文类的图书,开阔视野,提升心智,避免只是为了工作和金钱学习。现在是计算机改变世界的大时代,只要自己努力,他会比我们想象的走得更远,飞得更高。祝开心。

那位家长对这个回复似乎比较满意,而我,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,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我使劲回忆,大学四年,我到底学到了什么呢?

我觉得我可能学到了这些东西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