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

云端的信息协作

人和动物根本的区别之一就是,人类把讯息传递这事弄的越来越高级了。 信息论之父克劳德·香农说过,通信的基本问题是,在某一点精确地或近似地复现在另一点所获取的信息。这些讯息往往都带有意义。这句话传递的信息有两个,首先信息必须要进行传递,其次信息应该是有意义的,没意义的信息会导致通信过程也失去含义。 早期的非洲人用「会说话的鼓」来进行信息传递。不过酷爱音乐的非洲兄弟从来不会好好说话,他们用鼓点表达「回家」的时候会敲出「让你的脚沿着去时的路返回」这样的节奏。想表达「别害怕」时,他们会敲打出「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请把它放回原处」。现在想想这种讲话方式还是挺崩溃的,如果在丛林中被虎狼追咬,敌人打杀,估计鼓语还没敲完,人已经分分钟挂了。当然,现代人也没好到哪去,现在平庸的影视编剧创造出了更为矫情的语言,比如: 「这新置的床柔软舒适,弹性十足,小憩片刻原是再好不过。虽说日上三杆,若得温柔梦乡,倒也不负了这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