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总会变得更好,我想

223608iwbvgxd6a6sogvzd

今年祖国母亲的生日过得波澜壮阔。早在节日之前,各行各业的朋友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准备提前庆生。香港人民的行为更加激进一些,他们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公正公开的拿到 iPhone6的「选购票」,很早就开始聚集在一起搞活动,一直持续到今天。对于这种行为,我个人觉得是件挺好的事。你看我车迟国臣民,虽然六十五年前就开始持币待购,但时至今日,iPhone6 的毛都没见过,别说是「票」了。

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当下的生活,但我们的下一代不一定会习惯。我们买不到的「iPhone」,看着对岸的兄弟用用也好。「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,而那里有一撞就碎的鸡蛋,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」。我想。

这里并不是要写一个「风起云涌」的故事,我只想在长假中和大家唠唠家常。

每年的国庆长假我都会选择回老家陪父母,作为一个老金牛,我总是固执的遵守着一些自己定义的规则,国庆回家算是其一。父母这一代人,生于忧患,长于苦难,前半生经历了战争、运动、饥荒和颠沛流离,中年才算稳定,晚年物质方面没什么要求了,子女们却心向远方,没有一个留在身边。我的父母像千千万万的普通父母一样,他们把最好的年花都倾注在了子女身上,然后在远方默默的注视着我们的成长。他们用尽全力给了我最好的教育和关怀,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我最敬爱的人。

所以,但凡有时间有机会,我都会陪在他们身边,感受旧时光流转,老岁月穿梭。即使是听爸妈讲那些过去的故事,我也能感受到内心的安宁。每次老妈絮絮叨叨讲完一个故事,就会陷入短暂的停顿和沉思。那一刻,万籁俱寂,秋末午后的阳光,掠过对面的高楼,照在老妈的满头白发上,每一根银丝都在闪闪发亮!

旅行什么时候去不行呢?有本事的人都是工作时间去旅行的!我想。

注:今年回家破了堵车记录,150公里的车程,正常行驶大概需要两小时,这次走了七个小时。其实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,每次拥堵都是因为事故,大大小小的撞车一路相随,最后一个多车相撞事件足足堵了两小时,一动不动。等我们经过时,满地都是碎片和石灰,惨不忍睹。所以在这里劝一句,大过节的,新手就不要上高速练手了。

在北京待久了,到了其他地方总是忍不住去看天,看云,看山,因为在北京这些东西不经意间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每次回家都觉得塞北的天空变得更美了。这里的秋天似乎能够满足所有北方人对好天气的幻想。天高云淡,风轻气爽,PM2.5 徘徊在20到50之间,白天可以看到最远的云,夜里能见到最亮的星。

午后的天空常常呈现出深浅不一的蓝色,或柔和,或深邃。天上有云,云里有雨,雨中带风,它们会时不时提醒你换上更厚一点的衣衫了。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,站在街上一眼望去,就可以看到夕阳西下,落日驻留在西边不长树的石头山上,彩色的阳光从山脊上透出来,给近处的云染上金边,为远处的云涂上各式各样的颜色。看着壮美的落日,我忍不住问自己,这是我长大的那个塞外古城么?

小时候我对老家的印象只有两个,一个是冷,另一个是沙尘暴。

寒冷的冬季我们要穿上棉衣棉帽棉鞋,外出时还要用围脖把口鼻护起来,只留下眼睛看路。风中带刀,可以轻易刺穿任何衣物。当我骑车半小时赶到学校时,脑门儿基本已经麻木了,围脖上由于哈气会结一层厚厚的冰,教室里的火炉似乎没有任何作用,手常常被冻的写不了字,那个时候手脚和耳朵被冻伤是极为常见的。

沙尘暴来临时就是另一番光景。漫天的黄沙遮天蔽日,狂风呼啸。从清晨到傍晚,天空中一直保持了暗淡的黄色,所有的建筑里都开了灯,每一扇窗户都透出幽幽的蓝光,若隐若现。出去转一圈,就能抖落一地黄尘。现在回想起来,完全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。

随着取暖和保暖措施的进步,冷不再是问题。然后就是绿化、防风、治沙,沙尘暴也消失了。幸好,沙没了,塞北的风还在,只不过从狂风变成了大风和微风,于是有了塞北的蓝天、白云、草原、天路和星辰。

北京一样有沙尘暴,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记得了,他们只知道霾。塞北在防风治沙的时候,北京也在做同样的工程,只不过治的有点猛,沙尘消失的同时,风差不多也治没了。风没了,污染还在,形成了霾,所以2008年后的北京人多了个毛病,只要一离开北京,就开始疯狂的拍蓝天和晒蓝天,博客里、微博上、朋友圈,只要蓝色的图片多起来,你就知道又放假了,这种情况叫做蓝天缺失综合症。

什么时候能好?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想,总能找到那力量,让所有的霾都消失殆尽,让云朵在天空绽放,让所有的花在大地盛开,让自由的思想能够飞翔……

因为,世界总会变得更好!

2014年国庆,写于梦里,存在云上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