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人生的乐趣不就在于不努力吗?

这个网站是构建在 linode 上的,一直在花钱,有了公众号之后更新越来越少,还是用起来吧,否则钱白花了。 事实也是如此,看看身边的人,掰着手指头算算,喜欢阅读长文章的,也就是十分之一,加上过年,这人就更少了。电影电视长短视频播客直播等等,时间瓜分的七七八八,再加上吃吃喝喝聚聚,留个阅读的时间估计更少了。我也难得清闲,趁这个长假停下来陪陪家人,读读书、逛逛街、看看电影、拍拍照片,也挺好的。 每次过完大年,才会觉得这一年彻底过去了,为什么说大年呢?因为元旦啊、小年啊,都没这么大啊。中国人自己的春节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个年过完了,新的一年才能开始。也就是说,非常诡异的 2020 年终于离我们而去了。 2021 年终于来了,牛年来了,对吧,这是不是个牛市呢?我不知道,但是诡异的 2020 年却是个牛市。 去年一年,我自己经历了很多的事情,这个世界也经历了很多事情,很多人走了,很多事情就那样毫无 … Continue reading

01

70 后都跑哪去了?

过年后回到公司上班,有人入职有人离职,影影绰绰的一个念头出现在我呆滞的脑海里:公司是不是就剩一个 70 后了啊,想到这里后脊梁的汗毛竖了竖,跟蜘蛛侠似的。于是翻了翻 HR 系统,嗯,残酷的真相只有一个,是的。 遥想我在洪恩工作的时候,还是个花骨朵,青春年少,持剑四顾,眉宇苍茫,身边全是 20 出头的 70 后小哥哥小姐姐。后来在用友软件园工作,慢慢混进了总裁扩大会,发现总裁副总裁,都一水的 60 后,我是最年轻的。后来去了锤子,每周的管理会,一半是 70 后,咱也不显山不露水。直到扯了队伍做极客时间,终于,这一天到来了,我成了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一个。好在那时候公司有两个 70 后,后来泰稳也长大了,40 岁以上的有三个人了,我慢慢松了口气。 结果春节转过来,我们的 70 后同事离职了,咔,退休。转身离开,风中尘埃。 今天在我的「四个老人群」里打探了一下,情况类似。我把这事告诉了二爷,二爷蛋蛋 … Continue reading

十二 17

你老了

伴随着世界经济浪潮和格局的改变,我司人员超过 40 岁的人数与年俱增,已经突破了 3 人大关。 现在,大家出差吃饭聊天喝两口的时候,总会一边嚼着花生毛豆,一边兜兜转转,聊到年龄这个话题,而我作为公司的最高龄从业者,主要责任就是装出一副倍感压力的样子,说点自己不开心的事情,让大家开心一下。 比如,你20 多岁的时候,觉得无所不可为。30 岁了依然一事无成,这时候想想马云 30 多岁还在当英语老师就释然了。40 的时候开始有点恐慌,但任正非也是四十多才创办的华为,心情也就明朗多了。等过了 45 岁,实在找不到更大的大器晚成者了,那姜子牙就是自己最后的心里防线。 人都会老,我自己倒没觉得年龄是回事。 我在用友集团的时候,公司总裁会里,我最小,30 啷当岁,青春年少持剑四顾眉宇苍茫。到了锤子科技,管理团队里年龄比我大的也多的是。老罗说,这个世界牢牢的掌握在 40 岁以上人的手中。我觉得老罗说得对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十二 03

张小龙 的 22 年和微信的 8 年

今天中午看到一篇文章,张小龙22年,讲的是张小龙从做 Foxmail 一直到微信 2019 的事情,写得挺好。虽然很多东西我都知道和听过,甚至和张小龙交流过,但每次看到他和微信的故事,总是让人很激动。 张小龙从 90 年代的程序员一直到微信 2019,经历了整个互联网的发展。微信则创立八年多,成为国民产品,几乎代表了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一个侧面。这篇文章的文末还提供了一个石墨链接,罗列了作者的参考资料,极大丰富,值得大家读读。 https://shimo.im/docs/whkrJWcykkTwYDKW 做一个好产品非常难,做个伟大的产品,简直难于上青天。谁不想把产品做大呢?很多产品规模小或者最终死掉,那都是人和组织的能力不够,没有人愿意把应用做小。张小龙在文中这么说: 「其实,任何产品如果能够做大(这个意味着它有更多的用户或者平台化),那么它一定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。所以,我们看到很多小众 … Continue reading

10

有意瞄准,无意击发

今天的题目估计很多经历过大学军训、打过步枪的读者都不陌生。你五体投地趴在地上,怀里揣着步枪,哆哩哆嗦压上子弹,打开保险,近视眼镜和眼镜后面的眼珠都闪烁着捉摸不定的光。这时候你的教练悄悄的凑过来在你耳边低语:有意瞄准,无意击发。嗯,就这句话。 什么意思呢?射击的时候,要把你的武器、身体、注意力都指向目标,全神贯注的瞄准,至于什么时候扣动扳机,不知道,这个是无意识行为,也许是某个小小的因素,让你无意间扣动了扳机,可能是风吹草动,可能是心流涌动,子弹就射出去了,能否击中目标,也是未知之数。 最近做产品,就有这种感触。 以前听吴军老师的专栏,他说到了自己出书的事。吴军老师是个科学家、计算机工作者、投资者,也是个高产高质的作者,他写的书又多又好,还不限于某个专业领域,叫好叫座,在 IT 圈子里,可以说无出其右。不过,好的东西放一起,也有个比较。在吴军眼中,他最钟意也是花费了最多心血的两本书,一本是浪 … Continue reading

05

优秀程序员的九种素质

打开这个博客,发现今年还没有一篇文章,那就写一篇吧。 一 上周看到一篇文章,大意是阿里云源代码泄露,涉及多少家企业云云,看起来耸人听闻,点进去发现是有企业在使用阿里云做代码托管的时候,private internal 和 public 傻傻分不清,创建仓库用了 internal,结果只要是登录用户都可以看到并 clone 这些代码。事实上,这三个设置不仅是惯例,internel 的注释也写的清清楚楚,但是挡不住程序员不看。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的水准会低到什么地步,也许这些人从来没用过 GitHub 和 GitLab 呢? 阿里云其实可以采用安全最小化原则,也就是常说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最小化可用原则,对于操作系统来说,就是装最小化的包,没用的服务不启动,操作命令最小化,权限最小化等等。对于阿里云上的托管用户来说,internal 应该是个可有可无的功能,去掉是不是更好呢,也许值得平台方思考。 …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