伟大的梦想都足够疯狂——拉里·佩奇密歇根大学毕业典礼演讲

sunset1

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的下午,小主们终于各回各家了,我得以睡了一个漫长的午觉,后果就是做了一个真实而诡异的梦。

在梦里,地球已经濒临毁灭的边缘,至于为什么,只有梦里的我知道。大部分人类迁移到了另一个灰暗而冷峻的星球,天空阴冷,大地荒凉,没有动物,没有植物,到处是钢筋水泥和泛着各种光泽的金属。每个人似乎都变得沉寂,一言不发,心事重重……虽然很多细节记不起来了,但绝望的情绪一直蔓延在整个梦境里,我在梦中似乎不断醒来确认,真的不在地球了!那种孤绝的心境是我在真实世界里从未体验过的。

等我真正从昏睡中醒来,夜色已经开始降临,打开窗,看落日辉煌,听狂风呼啸,我感到无比开心,地球真好!

当天晚上,我为了把自己从绝望的状态里解救出来,决定看点打鸡血的东西,于是选择了拉里·佩奇(谷歌创始人)在密歇根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讲,并根据演讲视频整理了一份文字版。这项工作花费了我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完成之后,我发现自己满血复活了。如果你也曾感到过绝望,那么请阅读这个演讲的文字版(视频在最后)。以下是正文:

09级的同学,我好像没有听到你们的声音(欢呼声)。首先我希望大家站起来,向支持你们的亲朋好友挥手致意!我相信你们能找到他们在哪。尽情展示你们的爱吧!

今天站在这里我非常荣幸。

等一下,我知道,关于刚才那句陈词滥调,你们可能在想:每一位毕业典礼的演讲人都会这么说吧,但就我而言,确实情真意切,很多人不知道,我对这里有更特殊更私人的感情,我想告诉大家个中缘由。

很久以前,1962年九月,这座校园里有一家名为史蒂文的消费合作社。合作社有一间厨房,厨房的屋顶每十年由学生志愿者打扫一次。当年有位名叫格洛莉亚的女大学生,她爬上了高高的梯子,努力打扫肮脏的天花板,地板上站着一位名叫卡尔的寄宿生,他钦佩地看着这位姑娘。想象一下这个场景,这是他们俩的第一次见面。他们就是我的父母亲。我知道你们会想,我就是厨房「化学实验」的直接成果,就在这里,就在密歇根大学。我的母亲今天也在这里,我想我们应该能找到他们的相遇之处,并且在那个天花板上镶嵌一块铭牌,上面刻上「感谢爸爸、妈妈!」。

我的家人上的都是密歇根大学,我、我的哥哥和我的父母。我父亲在密歇根大学得到批量折扣,他的三个半学位都是在这里拿的。他的博士学位是通信科学,因为他们认为计算机只会是短暂的流行,他是在四十四年前获得博士学位的。他与我母亲为了获得那个学位作出了巨大的牺牲。他们要抚养刚出生的哥哥,要为了生活锱铢必究。母亲用打字机敲出了父亲的论文,对于计算机科学论文而言,这让人有点尴尬。我戴的这顶天鹅绒帽是我父亲的。这张文凭,和你们即将拿到的一样,是我父亲的。

我的祖父在密歇根弗林特的雪佛兰工厂工作,他是装配线上的一名工人。他曾开车带着他的两个孩子来到这里,并告诉他们:以后你们要来这上学。我知道现在听着有点好笑,不过他的两个孩子确实都是从密歇根大学毕业的,这就是美国梦。他的女儿,贝芙丽,今天也和我们在一起。我的祖父经常扛着一个「空中接力」锤,重重的铁管上焊一大坨铅,工人们做这些铁锤用来在静坐罢工时保护自己。当我小时候,我就用那个大铁锤在地上砸砸树桩什么的。还好,现在人们不再需要扛着个笨重的大家伙保护自己了。但是今天,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是把它带来了。

我父亲后来成为了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教授。我是个非常走运的孩子,因为教授的生活作息是弹性的,他有大量的时间和我在一起,哪有什么比当大学里的顽童更好的培养方式呢?

所以,我想告诉大家,回到这里不仅仅是回家看看,我难以表达出站在这里的自豪,与我母亲、我哥哥、我的妻子露西,还有你们大家在一起。这所神奇的学校是我存在的原因,我为你们感到兴奋,为你的亲朋好友骄傲,我们都加入了伟大的、大密歇根家庭,它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我非常清楚你们坐在座椅上,听一些老家伙废话连篇地做毕业典礼演讲的感受,别担心,我会很简短。

我会讲个关于追寻梦想的故事,更准确地说是,是找到一条道路,让这些梦想成真的故事。

你们知道,午夜伴着鲜活的梦醒来是什么感觉吗?如果床边没有纸和笔把梦记下来,第二天早上它就会完全消失吗?

我23岁的时候,就做过这样一个梦。我突然醒来,想:如果我能把整个互联网下载下来会怎么样,只保存链接……,我抓起笔就开始写。有时候从梦中醒来并停止做梦是很重要的(只有梦想是不够的)。那天晚上我花了半夜的时间描绘了细节,并说服自己它能干点什么。随后,我就告诉了我的导师特里·温诺格拉德,我要花两周时间下载整个网络。当时他点了点头,其实他完全知道要花更长的时间,但他很睿智,并没有告诉我。年轻人乐观主义精神的作用通常会被低估!令人吃惊的是,当时我没有想过要构建一个搜索引擎,这一概念甚至没有进入我脑海。但后来,我突然想到了更好的给网页排序的方式,以形成真正的搜索引擎,谷歌就这样诞生了。

当一个真正伟大的梦想出现时,抓住它!

我在密歇根大学上学时,我曾经学习过「如何梦想成真」。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可笑,但那是我在一个名为「塑造领导者」的培训项目中学到的。看,有几个参加的也在这儿。该项目的口号就是「合理的忽视不可能」。

那个项目在那时候激励我追寻疯狂的想法:我想在校园内建造一套个人快速交通系统以代替公共汽车。我听说你们还在研究这个事情,我当时想那是我们未来解决交通问题的方式。我直到现在还在思考很多有关交通的问题。不要放任梦想,而要把它当作一种习惯去培育。人们现在辛辛苦苦做的很多事情,如做饭、保洁、开车,今后占用人们的时间会少得多。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「合理的忽视不可能」,就能找到新的解决方案。

我认为,实现雄心勃勃的梦想更为容易,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一派胡言,但是,正因为别人都不够疯狂,你的竞争就很少。事实上这么疯狂的人少的可怜,以至于我和他们都很熟。他们都像狗群一样旅行,如胶似漆的混在一起。

最优秀的人想要最大的挑战,这就是在谷歌发生的。我们的使命就是组织全球的信息,让人人可得,随时可用。这想法怎能不让你激动?但实际上我们差点没有创办谷歌,因为谢林和我都太担心从我们的博士项目中退出,好像你们都不存在这个问题了(台下的都毕业了)。

如果你们感觉自己像是暴风雨里人行道上的一条蚯蚓,你们可能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。这就是我们在刷爆了三张信用卡,从卡车货箱里中购买了硬盘后的感觉,这实际上是谷歌的第一批硬件。家长们,朋友们,多几张信用卡总是有用的(哈哈)。

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如何改变世界,那就是:致力于虽处困境但依然兴奋前行的事业。

当我读博士的时候,我想做三个项目。感谢我的导师,他对我说,为什么你不先致力于网络呢?他给了我一些非常好的建议,因为即使在1995年,网络已经开始真正发展了。技术,尤其是网络会让你变懒。变懒?我的意思是三人小组写的软件就可以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并受益,但三个人可以接一百万次电话吗?在世界上找到杠杆,你就能够真正变懒。

总之,世界看起来瞬息万变,但实际上这是你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,你们完全可以更疯狂些,追随你们的好奇心,雄心勃勃的去实现它。不要放弃你的梦想,世界需要你们!

最后我想讲个故事:在一个像今天的日子里,你可能会很兴奋,就像刚刚在马戏团被大炮射出,甚至刚感到所向披靡,永远不要忘记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,但同时也要记住,我们和家人、朋友在一起的时刻,记住我们必须做的一些事情,可能让世界产生巨大不同,或者对我们爱的人产生一点小的不同。所有生活给予我们的这些奇妙的可能性,生活也会将之带走。世界瞬息万变,比你想象的要快得多。

1996年三月下旬,我刚刚到斯坦福读研究生不久,我父亲呼吸困难,并去了医院。两个月后,他过世了。我当时完全垮掉了。很多年后,我经历了创业、恋爱和这么多奇异的经历,我总会想起我的父亲。

露西和我去过一个遥远的炎热的小村庄,我们穿过狭窄的街道,那里的人非常友好,但也极度贫穷。人们的洗手间就在房内,排泄物流进了敞开的排水沟,直接进入河流。我们接触了一个因小儿麻痹症而瘸了一条腿的小男孩。我和露西在印度的乡村,那是小儿麻痹症依然存在的少数地区之一,脏水常常直接入口,传染病菌。

我爸爸患有小儿麻痹症,他一年级去田纳西旅行时被传染上的。他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,最后不得不由军用飞机 DC-3 送回家。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。我爸爸写到,「那时我不得不在床上待了一年多才重返校园」。我爸爸一辈子都呼吸困难,小儿麻痹并发症让他过早的离开了我们。如果他今天知道了,即使有了疫苗,小儿麻痹依然存在,他会非常难过,同样他会对印度那里的情况感到难过。我们走过受到污染的下水道,我们的鞋上沾上了小儿麻痹病毒,传染疾病,我们每一步都在传染病毒,病毒就在到处玩耍的孩子们脚下。世界就快要消灭小儿麻痹症了,到目前为止,今年有328人被传染,让我们尽快消灭它吧,可能你们中的某个人会实现这个目标。

我的父亲曾经在弗林特中学1956届90个孩子的毕业典礼上致辞,我最近读了他的毕业演讲稿,我惊呆了。五十三年前,我爸爸说,「我们进入了一个变化的世界,自动化和就业人口变动,教育成为经济发展的必需品,我们会有更长的人生去做我们希望做的事情。因为每周工作时间减少,退休年龄提前,我们希望这是真的。我们或将参与或见证,今天只能在梦想里看到的科学、医学和工业发展。人们说,任何国家的发展,都取决于对年轻人的关爱和培养,如果美国所有的年轻人都像我们一样幸运的得到教育,那美国的未来会更加光明」。

如果我的父亲依然在世,我想他最开心的是,露西和我即将有自己的孩子了。我想他还会因为我没能拿到博士学位而恼怒,谢谢了,密歇根大学!(还不快给博士学位)。

我的父亲是一位对新事物充满洞悉力和激情的人,直到现在我依然想知道他对一些新事物的看法。如果今天他也在这里,那会是他生命中最好的日子之一,他会像一个在糖果店里的孩子一样。今天,他会再次年轻!

我们中很多人非常幸运能和家人一起来到这里,我们中有些人会和朋友、家人一起回家。谁知道呢,可能你们中一些人,像露西和我一样,正梦想着自己未来的家庭。就像我一样,你们的家庭把你们带到这里,你们把他们带到这里见证毕业,请和他们保持亲密,记住:他们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!

谢谢你,妈妈!谢谢你,露西!非常感谢大家。


视频版:


4 thoughts on “伟大的梦想都足够疯狂——拉里·佩奇密歇根大学毕业典礼演讲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