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放弃创业加入字节跳动

今天我和老沈做了一次对谈,后续会放到播客和我的知识星球里,收获还挺多的。老沈是 Tower 的创始人,后来产品卖给了 Ones,自己加入了飞书团队,现在是飞书的产品副总裁。

我做播客,一般会写个大概的提纲,然后循着一根主线聊,聊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意外的灵感。如同我们在一个森林公园转悠,突然发现曲径通幽,不同的枝桠、花草和颜色纷至沓来,美不胜收。这就是让人惊喜的创作过程。

和老沈聊的过程中,很多内容让人惊喜,比如为什么 Tower 不做移动版本,为什么 Tower 不收费,关停另一个项目 知人 HR 系统的考量是什么?卖掉 Tower 的形态是什么?进入字节半年,啥具体业务也不做,这是什么神操作?

特别多有意思的话题。

我觉得老沈从一个执拗的创业者转变成了一个产品的掌控者,至于这个产品是不是属于自己,没那么重要了,他更加看中平台上的空间,飞书的总裁也给了他足够的信任,这很不容易。 每个创业者可能都有一点偏执,说白了就是自己的盲区,2016 年的时候我让老沈好好做移动版,他不是也不听吗,今天和我说,Tower 移动版的缺失是最大的败笔,而知人 HR 系统则完全是一次认知上的打脸。但在这之后,他能够认识到 Tower 的局限性和天花板,决绝的卖掉了 Tower,给到投资人和员工一个体面的交代,然后转身投入飞书,不得不说这是一次还算不错的转身。

老沈正在从一个创业者,转变成工匠。

任何工作的本质,都逃不开重复劳动,只是重复的内容不同。 作家要不停不停的写东西,科学家要不停不停的做实验,医生要不停不停的打针换药做手术,设计师要不停不停的画图,我们要不停不停的写代码。

不同的是,有些人终生都在重复,有些在重复之中不断的积累量变,最终形成质变,写出了不朽的巨著,破解了世界难题,画出了惊世的画作,写出了改变世界的软件。

坚持,耐得住寂寞,才能不断的积累量变,如果再有一点点创意,一点点机遇,才有机会实现最终的质变。对于擅于坚持默默耕耘的人,即便大多数人没能寻求到质变,但依然坚守的人们,好像有个统一的称谓 —— 工匠。

敬请期待我们的播客成品吧。

近期拍的一些照片:

创业就是你和身边的人一起织个背心

晚上回到家吃了点夜宵,本来打算直播一会——基本上直播就能带来星球转化——转念一想,哎,老想着成功干嘛?就好像我们的智力不足以应付不追求成功的生活似的。于是我就开开心心躺平读书了。

墨问西东 4 月有一个漂亮的开局,成功启动了基于知识星球的内容产品,也开始和大厂商有些商务合作,产品的底层开始构建。公司启动,不仅没花投资款,还有不少盈余,在这样一个环境里,算是个本垒打。

进入 5 月,喧嚣散去,好朋友们送的花篮也撤了,大家开始踏踏实实做内容,做商务,做产品,这是我喜欢的工作状态。这个时代,着急也没用了,日拱一卒,一步一步进入深水区,找到自己的本质和价值,基于此构建能够服务用户、员工和股东的数字花园,不亦说乎。

最近着急读书,四五月份输出太多了,估计写了有十几万字,直播十几场,播客也聊了七期了。人短期输出太多,会有陷入某种惶恐之中,这时候必须要有更充沛的输入才行,就像人们居家久了,看不到别人,就会慌,人需要相互灌溉,读书也是一个道理,得和书里的内容常见面。

说起输入,古人早就说了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可惜北京出不去进不来的,北京的很多地方也都临时闭园,那就只能在北京城里走走了。

最近拍了不少照片记录生活,可以看这里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yGpYdcXqatNK5havUZZiUw

看到姜文的一段话,结合当下场景,挺有意思:

“成人是什么意思?就是为了跟一锅人处事,就是你跟旁边这些线织成一个背心而已。如果这锅人乱七八糟,你离他远点,你这线头是直的,你不用跟他学,不用跟他处,你可以选另外几条线织成另外一块布。选择人很重要,你没事老委屈着,当然了,要织成布必须委屈着,但你和好人织布,你舒服啊,大家一个角度,多好。真正的高手就不织了,自己跑山顶上呆着去了。再高的就是无声无息。怎么不是一辈子啊”。

姜文还有挺有智慧的一个导演。

说起来我这块布啊,还不够完美,还缺着线,但我们先织着呗。

再见,极客时间

2017 年 3 月,我加入了极客邦科技,任职总裁,开始着手打造极客时间这款产品。五年后,极客时间已经从种子长成了小树苗,除了极客时间 App,还有极客时间训练营、极客时间企业版等业务,极客时间已经成长为亿级别的商业模式。

2022 年 3 月,我卸任了极客邦总裁,创办了一家新公司。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「墨问西东」。

Shot with NOMO CAM 135 M6.

一 卸任和告别

五年前我应邀加入了极客邦科技,与公司的合伙人团队(霍泰稳、Selina、Gary)一起了打造极客时间这个产品,2017 年 10 月,极客时间 App 正式上线,后陆续构建极客时间训练营和企业版、InfoQ 写作平台等业务产品,帮助公司完成从媒体公司到集 IT 媒体、数字化人才学习和企业培训的综合性学习平台的战略转型。

现在,极客时间已经服务了几百万数字化人才和上万家企业,我们最好的一门专栏课程有几十万人在学习,我们帮助很多用户解决了实际问题,让用户成长为更好的自己。五年来我为极客时间这款产品付出了巨大的心血,同时为我们的产品和用户感到骄傲。在这个过程里,大部分成功都是团队的成就,所有失误,则源自我个人的决策或其他问题。个体永远没有团队重要。感谢我的合伙人泰稳、Selina 和 Gary,感谢极客时间、InfoQ 所有相关的协作人员,感谢投资人和合作伙伴,感谢我们的用户,有了你们,才有这款产品的成功。

为什么要放下?一直以来,我都有个强烈的愿望,按照自己的心愿创办一家公司,五年一个阶段,现在极客时间的业务、资本,都处在稳定上升的阶段,而我已经不年轻了,这时候告别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是个不错的契机。

再见啦,极客时间。

二 创业和创作

为什么要创办一家公司?因为人生太短了,有能力有资源的时候,就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做能让他人获益自己开心的事情。我想通过一个机构去构建更自由和辽阔的未来。这件事,非创业不可。我工作了 20 多年,曾经有 8 年舒适区,跨出来之后,才是大江大河,看到激烈和辽阔。在这一路上,我一直在突破自己,从写代码、带团队、做产品、写作,最后到创建公司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