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 后都跑哪去了?

过年后回到公司上班,有人入职有人离职,影影绰绰的一个念头出现在我呆滞的脑海里:公司是不是就剩一个 70 后了啊,想到这里后脊梁的汗毛竖了竖,跟蜘蛛侠似的。于是翻了翻 HR 系统,嗯,残酷的真相只有一个,是的。

遥想我在洪恩工作的时候,还是个花骨朵,青春年少,持剑四顾,眉宇苍茫,身边全是 20 出头的 70 后小哥哥小姐姐。后来在用友软件园工作,慢慢混进了总裁扩大会,发现总裁副总裁,都一水的 60 后,我是最年轻的。后来去了锤子,每周的管理会,一半是 70 后,咱也不显山不露水。直到扯了队伍做极客时间,终于,这一天到来了,我成了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一个。好在那时候公司有两个 70 后,后来泰稳也长大了,40 岁以上的有三个人了,我慢慢松了口气。

结果春节转过来,我们的 70 后同事离职了,咔,退休。转身离开,风中尘埃。

今天在我的「四个老人群」里打探了一下,情况类似。我把这事告诉了二爷,二爷蛋蛋的说,嗯,阿里的 CEO 逍遥子、CTO 鲁肃,蚂蚁金服的孙权,也都是 70 后。

那除了这些呢?
那就是你们这些了呗。

看来,二爷已经准备改名为「二·聊天死斯基·爷」。即便如此,我的灵魂追问也没有停止:除了这些牛逼顿们,和健在的我们,其他的 70 后都跑哪去了呢?当年那些代码敲的山响,使用过 JDK 1.4 和 HTML4 的一代技术人,都去哪了?

于是我在各个社交媒体调研了一圈,发现一帮 70 后在大公司,一帮人转行了,一帮人做区块链炒币去了,少数人在创业,还有退休的,回老家的。除了创始人,创业小公司里的 70 后越来越少了。一代代的人崛起又沉寂,让我想起今何在的那句话:

落叶飘向大地,白雪下种子沉睡,花开了又迅速枯萎。在流转的光影中,星图变化,草木和人四十年的荣枯,一代代的迎风挺立。

事实上,超过 40 岁的互联网员工并不多,我们那一拨做 IT 和编程的人非常少,你想想,如果你研究生毕业,到现在 40 岁,你就得工作 15 年。一个人在 15 年前进入互联网行业,15 年前有几个互联网公司呢?这样的人本来就挺少的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人不断消散、分流,淹没在人潮人海中,有的成为大公司高管,有的继续留在大公司深耕技术,有的开始负责业务,有的则去创业了,早期创业公司的核心团队其实吸纳了不少老员工,结果这些创业公司大部分都倒掉了,人再次分流。还有的人去了非典型的互联网公司,比如星巴克、瑞幸咖啡、医疗公司,也就是那些产业和互联网融合的行业,还有的人离开了一线城市,下沉找到了更大的市场。

大量的年轻人不停的涌入这个增量市场。我想很快这种情况就轮到 80 后了,因为最早的 80 后都 41 岁了。

岁数大了,我们选择依然热爱生活。

前几天听高晓松的《晓年鉴》,讲他 40 岁那一年,四十不惑。年轻的时候有纵横四海改造世界的梦想,年少时有热烈的爱情,无数次弹琴喝酒痛哭流涕,觉得今生装了很多东西在心里,老了以后怎么办呢?等到四十了,所有担心都烟消云散了,有的忘了,有些刻骨铭心,但如同《夜航西飞》,成了别人的故事和记忆。四十岁之前经常觉得这个造物主有问题,造的人多愁善感,造的人敏感,造的人欲壑难填,造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毛病。结果中年之后,人平和了,欲望也少了,也慈祥了…

听完觉得不对啊,我好像是反的。年轻的时候只顾写写代码,做做项目,完全沉浸在技术世界里,脑子里还是数理化和一技之长的思维,外面风起云涌,我自巍然不动,什么焦虑啊危机啊,全然不知。然后成家立业,生活平平稳稳,像是早早进入了修行的生活。直到四十岁之后,人生才进入大江大河,大起大落,赚钱亏钱,创业写作,带团队做产品,遇到各种或者优秀或者奇葩的人,看到美好和炽热的生活。

我是不是过反了呢?也许是个逆行者吧。

事实上,我本身也更欣赏那些常年孜孜以求、持续输出成果并不断自我更新的人。比如我常常提及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。村上先生在 30 岁之前是摆摊的,经营一个小酒馆。30岁之后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「特质」,关掉店铺开始写作,一写就是四十年,笔耕不辍。多少文坛俊杰都已经封笔享受作品与名誉带来的闲散生活,村上先生依然在勤奋的创作小说和随笔。最近他的作品是长篇《杀死骑士团长》,首发就是130万册,最新随笔《弃猫》,讲的是他父亲的故事。

村上春树已经 72 了,可能是最高产的「老年作家」,他有危机么?有危机也是老年危机。那得是多老的危机呀。

我也老了,但还没那么老,对比村上,我还年轻着哩。

唯有继续前行,继续热爱这个世界。

发表评论